艺文特稿天冷就回来梁文福•新谣•音乐剧

作者: 时间:2020-08-01F润生活207人已围观


1980年代开始流行的新加坡民谣(简称“新谣”),原本属于校园青年自弹自唱的创作音乐,新加坡音乐创作才子梁文福便是其中一个家喻户晓的新谣灵魂人物。过去20年,梁文福发表了逾200首耳熟能详的新谣歌曲,2003年他更在新加坡词曲作家协会举办的公众票选活动中,获选为“最能代表新谣精神的人物”。新谣盛期,狮城每年都举办新谣节,直到1990年后停办,人说新谣的辉煌就此不复。但这承载了一代人成长记忆的本土音乐,已被视为新加坡的文化资产。至今,新谣歌曲仍在不同时空、由不同人物、以不同形式继续传唱着…… 以梁文福的音乐为剧本创作起点的原创音乐剧《天冷就回来》,于8月下旬在新加坡首演19场佳评如潮,票房突破1万1千人次,缔写了新加坡华语剧场的历史。这齣以同名歌曲《天冷就回来》为骨架的音乐剧,讲述一群新加坡人到纽约追求理想的音乐旅程。他们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扎挣,也遭遇了挫折与失落。最终,剧中主角都选择了回流,回到亲情、爱情与乡土感情守候他们的起点。新加坡实践剧场能成功将此剧搬上舞台,除了有梁文福的隽永音乐为号召,香港剧坛巨匠杜国威亦居功不少。擅长写情的杜国威,以不着痕迹的细腻笔触,将梁文福的30多首经典作品串成动人的爱情与友情故事,重新赋予歌曲生命力。有人形容,梁、杜这次跨国跨界的“天作之合”,令华语流行音乐与剧场艺术激撞出令人惊叹的火花。 “杜国威的作品具有浓厚的人情味和人文气息,与我一贯的创作风格接近。但正因为他对新谣的不熟悉,由他这个‘局外人’来编写剧本,反而跳脱了先入为主的观点与感情包袱的约束。”例如:原本由男声主唱的《恋之憩》,在剧中却成了女主角表达内心独白的一首歌。就连梁文福也讚赏:“这种有异于原着的编剧方式,取得令人惊喜的效果。”编剧过程中,杜国威两度抵新,与梁文福和两位联合导演一同参与人物、选曲和演绎方式等讨论。为了杜国威能尽快投入歌曲的感情世界,梁文福也主动筛选出50首他个人较喜欢的歌曲。梁文福并不担心,在杜国威的诠释下,会稀释了新谣原汁原味的感觉,或削弱音乐剧的本土性。“我们希望做出代表新加坡的作品,却不会偏狭或本土主义地以为:本土就是纯粹的百分百。剧中一些歌曲本身已有浓厚的新加坡色彩,经杜国威处理后,故事突破本土侷限,浮绘了人类的共通性,不仅感动了国内外的新加坡人,也能满足想了解新加坡音乐的海外观众。”对梁文福而言,只要成功创作出汇集了大部份新加坡色彩的音乐剧,他不会、也没有理由排除任何外在因素。藉由杜国威的参与,音乐剧反而有了更大的市场开放性,也更容易打入海外华人市场。集体记忆&身份认同公演期间,梁文福最常听人们对他说的一句话是:“我听新谣长大的。”这种伴随个人成长的集体记忆,形成了一股力量。即使多年以后,大家进入不同的艺术领域、贴上不同流派的标籤,一旦共同的记忆被唤醒,彼此间的无形界线也就显得模糊。《天冷》除了为一群拥有集体记忆与身份认同的观众群带来岁月的感动,也成功让目前生活在岛国的新生代、英语源流及新一波海外移民等从未接触新谣的族群产生共鸣。“这是个意外收获,也是当初我支持将新谣创作改编为音乐剧的理由。我希望通过这齣剧,让完全未接触过新谣的人,意识到它的存在价值。”演出的另一效应是,一些从未走入剧场的观众,以拥护新谣为出发点,开始接触剧场文化。于是,有听着新谣长大的大孩子带了自己的父母,也有听着新谣长大的年轻父母携带儿女一同观赏演出,对推动剧场发展或多或少有所帮助。虽然有些艺术工作者执意,流行音乐与剧场艺术是互不沾边的两种艺术符号,但梁文福认为,艺术作品不分雅俗,剧场与流行乐之间不应存在太深的文化隔阂。“像《天冷》的两位联合导演詹辉振和郭践红,前者曾是新谣创作人,也是最早萌生念头推出此剧的幕后推手,后者则是新加坡戏剧泰斗郭宝崑的女儿,他们都打从心底喜欢新谣歌曲。”谈到新谣未来的发展,梁文福说:“广意上,新谣是一种创作精神,它推动了新加坡音乐蓬勃发展至今,凡是后来的新加坡音乐也算新谣,即使后期我为其他歌手创作的华语流行歌曲,亦延续了新谣的某些特质。”但在他的观念里,近年来由官方政策推动的爱国歌曲,虽然也可视为新谣文化的一部分,却缺少了那份自觉性。“我不反对爱国歌曲,也写过《新加坡派》、《一起走到》之类的歌曲,但后者从头到尾没提过‘新加坡’3个字,歌曲标榜的是一群朋友之间的生活理想和目标,而不是爱国主义口号。”音乐&文学音乐和文学,皆是梁文福的最爱。11年前,他从零开始,以传统方式创作了全新华语音乐剧《雨季》;《天冷就回来》则是先有歌、后有剧本的“流行音乐舞台剧”,在本区域仍属于相当年轻的艺术表演概念。“华语流行音乐舞台剧是有待开拓的处女地,而恰到好处的编剧功力和隽永的歌曲,是这类音乐剧成功的要素。首先,音乐剧的曲目必须具备穿透时空的魅力,即使多年后重新演绎,也不会让人感觉过时;再者,自然而有戏味的剧本编写也很考究。”为了展现音乐剧的多元化风格,梁文福在选曲时,加入了快歌慢歌、群唱独唱、男女对唱、以及男女各自主唱的丰富歌曲类型。曲风方面,有古典、流行和民谣等各类歌曲;歌词内容则不仅以情歌为主,也有关于历史反思、社会批判、人文关怀及纯粹歌颂亲情、友情及家国子弟感情的歌曲。“音乐人冯文甫的重新编曲,也为歌曲注入了剧场情绪与张力”,梁文福说。“例如原本较东方民谣风的《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》,改编后加入现代元素,成为一首充满爵士风味的歌曲。”《天冷》虽已落幕,但也已相约于2009年重演。梁文福希望藉着音乐剧的不断重演,新谣歌曲能够一代代地传唱下去,在剧场中获得生命的延续。他也希望,这齣华语音乐剧在票房或形象塑造上的成功例子,能在新加坡的文化场域形成一股主流势力,甚至启发当地及周边地区的华语音乐剧蓬勃发展。星洲日报/快乐星期天•文:傅静瑜•2007.09.16

相关文章